思文:破局焦虑症

郭//文//贵爆料引发了海内外舆论的巨大争论,一些人甚至认为GWG此举会影响中国未来走向,将其上升到引领中国变革、转型的高度,在我看来,这着实有些夸大了。我并不否定郭爆料的舆论冲击波效应,因此不同意艾未未等人过于精英化色彩的观点,我只是和许多人一样,带着看戏群众不嫌事大的心理,期待爆料越唱越精彩。至于郭的行为会导致破局的观点,我以为是过于乐观的臆想,这种想法折射出海内外许多民间人士在当下普遍存在的一种心理状态:破局焦虑症,尽管这种心理可以理解,但也需要诚实的指出来加以分析。

何以这种破局焦虑症在民间普遍存在呢?这当然不是空穴来风的集体心理,很大程度上,是源于民间在体制高压下无力感的变相反映。大陆自1989年以来,民间从组党失败、维权兴起、《08宪章》、茉莉花被打压、新公民运动、南街抗争、709事件,一路走来,历经近三十年的打压与抗争,从江胡时代到如今的新极权体制,目前正处在一个士气低落、情绪消沉的时期,如海外学者沈大伟最近的判断:“高度沮丧的情绪广泛存在于多个社会阶层”。在这个时刻,***的横空出世掀起了波涛汹涌,让许多人陷入到亢奋的状态,如同在一潭死水上扔进了一块巨石,引发热烈关注、吸引无数眼球也是情理之中,但情绪毕竟只是情绪,大陆的破局与转型毕竟是严肃而重大的政治社会工程,不能以情绪代替理性,更不能把一时的戏剧性事件拔高到可能发生由量变到质变的判断。对破局的情绪渴望如果主宰了理性的判断,终究会迷失方向,陷入患得患失、大乱方寸,甚至会因一时的受挫最后走向虚无主义,这是有识之士需要警惕和避免的事情。

如果仔细观察,可以发现,破局焦虑症其实长期存在于民间一些人的言行中。在线上线下交流中,从资深的良心犯到新生的公民群体,常常可以感受到这种焦虑情绪的存在。如果这种破局焦虑症长期弥漫于民间,终究对未来的变革产生负面影响。在我看来,产生破局焦虑症的主要原因有以下两点:

一、对大陆民主变革的长期性与坎坷性缺乏足够的心理准备和理性认知。大陆体量的庞大、专政体制的铁血和统治资源的充沛、国际力量的长期绥靖、民间抗争力量的弱小等等因素都决定了大陆民主变革是一个长期性的坎坷过程。一方面,民主变革是必然的未来方向,需要无数人锲而不舍的去追求,另一方面,它也是没有捷径可行、甚至没有前例可循的变革工程,任何试图走捷径的一厢情愿的想法都会被证明是虚妄的想法。现实的无力容易使人对戏剧性的事件产生虚假希望,以高度亢奋的情绪卷入,并将破局与变革的希望进行移情投射,由此获得对破局焦虑的舒缓与释放,因此忽略了对大陆民主变革的理性判断和合理分析,许多民间人士常年喜欢搜索各种信号,热衷关注宫廷内斗,迷恋小道消息,几乎丧失了民间主体性认知。对此,台湾著名学者罗世鸿教授隔岸有眼,在脸书上犀利的评论道:“不懂为什么高层内斗让各路精英兴奋不已的逻辑。只知道王立军让高层内斗了,然后这几年律师教会NGO吃尽苦头。毛时代内斗更是频繁,结果反右文革,人一波波死,最后毛腊肉换成邓屠夫。真正破局,要靠民间一点点熬,西单墙64维权运动——水滴石穿。想有捷径?活该被忽悠。”大陆的民主变革是没有捷径可行的不可能速成的巨大工程,有责任感的民间人士应该有长期抗争的心理准备,唯有如此,才可能不被情绪主导,不被破局焦虑症侵蚀。

二、对民间主体性和抗争主体性的坚持缺乏韧性和彻底性。这次郭文贵事件海外的一些人显得尤其亢奋,一方面与他们长期疏离大陆民间生态有关,另一方面,也与多年的期待破局形成的普遍焦虑有关。尽管这种心情可以理解,但如果任由这种焦虑症扩散流行,势必加剧当下民间抗争主体性的流失,不利于民间生态的健康生长与循环。大陆民主破局的主体在民间,在于许多有担当的公民的觉醒与行动。没有民间的压力和冲击,期待高层内斗、权力洗牌、突发政变之类的想法只会是千年等一回的幻梦,其本身依然是缺乏现实担当和历史责任感的功利心理作怪。大陆民众多是现实主义的搭便车者,民间的变革主体只会是有担当勇于承担的一群理想主义者,古今中外的变革主力军和引领者也都是这样的理想主义者,唯有牢牢立足于民间主体性建构,先觉者拉动后觉者,由此形成动员网络和变革联盟,利用机会窗口展开博弈,方能把握未来变革的主动权,走出专制的死循环。

大约五年前的微博时代,民间也曾出现对破局的强烈期待。由王立军逃馆开启的薄熙来下台、令公子车祸等一系列事件形成了持续几个月的围观狂欢潮,结果,民间期待的破局不但毫无踪影,迎来的却是新极权体制的不断形塑与稳固,绞索越勒越紧,民间被迫进入窒息期。当下对郭文贵的过度狂欢似乎在重演过去的一幕。民间潜伏的愤怒与不满难以找到突围的出口,很容易将焦点和希望寄托于一个个戏剧性事件,如此循环重复,真实情况可能确如莫之许所言:“群体换了,场景换了,话语也从改良换成了推墙,可实际上是完全同构的。”这样的同构并不能形成民间力量的有效累积,并不能为构建抗争主体性添砖加瓦。狂欢的潮水退却后,如果连民间的脚印都没有留下几个,这样的狂欢便只能是无效的廉价唾沫。

逝去的思想家陈子明先生曾有“成功不必在我,功成我在其中”的话流传后世,我认为这是他重要的“政治遗嘱”,这种阔大的胸怀和健康的心态值得民间大力推广和学习,不以一时之失为意,不以短期低迷为败,怀抱信念,坚守底线,心态健康,同道互勉,合力抗争,也许是当下民间共渡时艰的最好选择。

【民主中国】首发 2017-05-07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